中建材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中建材国际贸易

中文 | English

您当前所在页: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宋志平谈中国制造业的服务升级(易单网篇)——央视财经频道《对话》栏目专访实录

http://www.icnbm.com    Date: 2014-10-30

      编者按
      中国建筑材料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宋志平继年初做客《对话》栏目畅谈“尝鲜混合所有制”后,8月再度受邀《对话》栏目,解析制造服务业转型热点话题。节目围绕制造服务业是否就是个性化生产、是把低附加值的生产外包出去、是由卖产品转为卖服务、是要提供一揽子解决方案、是要创造和培养以自身主业为核心的产业集群等热点话题展开,宋志平结合中国建材集团的转型实践,分享了企业转型打造易单网“跨境电商+海外仓”外贸综合服务平台、建立海外BNBM HOME(连锁超市)模式、大力发展检验认证服务、提供建材工程服务等。节目播出后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现将节目实录编辑整理分多期刊登,以飨读者。


      【主持人】
      陈伟鸿 央视财经频道节目主持人
      【专访嘉宾】
      宋志平 中国建筑材料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特邀嘉宾】
      Javier Gimeno(孟昊文) 法国圣戈班集团亚太区总代表
      黄安中 中国建筑材料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谭顺辉 中铁工程装备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
      陈小洪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前所长
      郭 夏 中国新生经济研究院院长


      制造服务业是否就是提供一揽子解决方案

      主持人:我们注意到很多企业同时也卖一揽子的解决方案,所以到底制造服务业是什么?也有这样的说法,我们也请您做一个判断。制造服务业就是提供一揽子的解决方案吗?


      宋志平:我觉得制造服务业应该做到提供一揽子的系统解决方案,应该为客户进行系统思考,而不是只从某个产品去思考。刚才大家也讲到,中国建材不能只在国内做,应该还要去国外做,其实我们走出去了,我们在全球卖中国的建材,这一块一年也能做几百亿元收入。过去我们只是建材出口商,现在我们旗下有一个电商平台易单网,通过这个网络,我们搭建起了提供出口系统解决方案的外贸综合服务平台。他能解决什么问题?比如你是一个小的建材企业,但是你的客户在非洲,你可以用易单网进行跨境电子商务,不仅能实现网上成交,如果你缺乏资金,我们还提供网上融资服务。此外,如果你把货物出口到非洲去了,货物存放在哪儿?易单网还有线下服务——海外仓,即海外仓库。

      主持人:你们现在在哪儿建了海外仓?

      宋志平:我们现在海外仓比较多,在中东、迪拜、俄罗斯、巴西、南非这些地方都建了海外仓,帮助我们中小企业存放出口货物。我觉得这都属于我们一揽子解决方案,如果交易、融资、货物存放等分别让不同的公司做,那会很困难,交易成本会很高。贸易过去赚的是信息不对称的钱,卖东西的找不到客户在哪儿,产品通过贸易商送达客户,贸易商赚大家的钱。现在网络化了,这个问题就简单了,就是所谓去中介化,减少中间的成本。这就产生了一个新的业务,让传统的进出口公司演变成一个新的电商,同时做线上线下的平台。

      黄安中:易单网有两个特色:第一,它是一个跨境电子商务平台;第二,我们在海外建设了很多仓库,原来叫物流园区,现在叫海外仓。这两者的结合就构成了我们中国外贸出口一个创新模式,它也是我们中国建材集团从制造商向制造服务商转型非常重要的方面。这两个内容结合以后有什么样的特点?和传统的电子商务公司有什么不一样?主要有三个方面:
      第一,易单网海外仓模式是一个集合所有业务流程的B2B跨境电子商务网站,在这个网站上,我们可以实现商务磋商、合同成交、货物发运、通关、商检、保险、结算等功能。
      第二,很多电子商务平台没有海外仓,成交了以后无法实现规模化的电子交易的功能。易单网以海外仓作为支撑,能够实现规模化的跨境电子交易。
      第三,易单网提供在线供应链金融服务,能够快速实现网上融资,解决国内中小企业出口过程中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而且这个融资没有上限,不是说小额才可以做,你可能可以做几百万,也可能可以做几千万,如果你真有出口规模可以往上议。
 

      主持人:这不是一揽子解决方案,而是一大揽子解决方案。

      制造服务业是否就是培养以自身主业为核心的产业集群

      主持人:我们来看一下最后一个疑问,制造服务业就是制造和培养以自身主业为核心的产业集群吗?
 

      宋志平:是的,其实我是个专业主义者,现在无论讲跨界也好,其他也好,我们都想利用新的技术和信息化的手段来延伸我们服务的范围和业务,但是我们还是离不开自己最核心的东西,由核心的专长展开一个服务群。现在有句时髦的话叫“归核化”,“归核化”就是你的核心技术、研发、创新能力、核心专长,这是内核,从内核我们再展开。展开之后,从外部来看,大家可能会有疑问,中国建材投资百安居跟你的水泥业务有关吗?实际上你去看,里面是清晰的脉络,有很紧密的关联。我们企业总讲协同效应,如果这些事业没有协同效应,彼此毫无关系,没有加和作用,就没有多大的竞争力。我们学数学时学过加和函数,长度单位和长度单位是可以加到一起,不管是公制还是英制,但是和重量单位不可加和,比如说与吨、公斤、市斤、克、两这些是不可加和的。在做企业过程中,我们实际上在做加和函数,我们在做有协同力、有核心的产业群。
 

      主持人: 我们也曾经看到过世界其他知名的制造业巨头类似转身的迹象,我们看看他们怎么做的。

     (旁白:140年前,爱迪生和美国JP摩根塑造了美国通用电气,为GE注入了制造基因和金融血液。上世纪80年代,GE传统制造占总产值85%,而目前服务业也占到70%。这种转变得益于杰克•韦尔奇实施的新服务战略,他大力发展通用电气的资本服务公司,创造了大批有价值的客户,并为子公司的客户提供贷款,以促进子公司与客户签订大宗合同。一个例子是,洲际航空公司一度濒临破产,资本服务公司为其提供贷款,使洲际航空恢复生机。接下来,雪花般的订单飞向了通用旗下的飞机引擎公司。这种养鸡收蛋的做法是通用打败竞争对手的杀手锏。)
 

      主持人: 宋总,你们现在是不是正在使用同样的杀手锏,可以达到养鸡收蛋的目的?
宋志平:刚才讲到易单网,易单网里有一个功能就是融资功能,为很多出口商提供快捷和成本低的融资。这跟别的外贸商不同,这就是个杀手锏,因为我们很多中小企业可能生产得出很好的产品,但他们缺少资金。如果我们能提供给他们资金保证,就能够抓住这些客户,更多商家也会上我们的平台,我们就会迅速成长,所以这是杀手锏。

      主持人:其实他们也优化了你们的收入结构。
 

      宋志平:而且还降低了风险。我也在问易单网,我们做融资服务,有没有风险?实际上,我们也筛选了客户,同时有海外订单,我们才可能给你融资,所以这样反而把风险降低了。我觉得确实每一家企业的崛起都有它的杀手锏,就是不同于别人的东西。所以我们常想的问题是我们跟别人的不同是什么?我们有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我们有没有杀手锏?其实这是我们作为企业家真真正正要经常想的一个问题。
陈小洪:我听宋董事长讲,他们做贸易融资服务,就是在这方面进行探索,对风险问题也做了很好的考虑。但是我们还要进一步探讨,中国企业在这方面的经验还是需要提升。GE在这上面也犯过错误,GE金融出过很大的问题,就是跨界跨得太厉害了,有的跟它风马牛不相及了,然后又处理得不好。
郭夏:其实服务业的核心,主打产品是金融。我认为衡量一个制造企业能不能进入制造服务的高端领域,就是要看金融服务。我们现在给客户提供的金融服务占整个服务的比重有多大?请这两家建材企业谈一谈。
 

      宋志平:现在我们金融服务的占比可能在10%左右,额度并不高。刚才我谈到了我们的易单网可以提供一些金融服务,同时房屋业务我们也提供一些金融服务。但是现在像水泥等传统建材行业,目前我们还没有金融的服务。从整个集团层面来讲,我们今后做新的规划和试点方案的时候,会把产融结合放在非常重要的位置,也就是说我们不能光“产”,我们还得有金融服务,这样才能把我们的客户牢牢抓住。为客户提供金融服务,会保持客户的长期稳定性,我们意识到了这一点。像中信、光大这些公司,他们也做产业,但是他们和我们比,有一个很大的长处,就是金融服务。现在在央企中,像中石油旗下也有昆仑银行。我们也在探索,易单网所做的就是我们非常重要的探索。
 

      Javier Gimeno:我们圣戈班认为自己不是一家金融公司,不是一家银行,市场上有很多专业的金融机构,他们这方面做得非常好,从公司自身战略来说我们不会考虑做金融服务。当然,我们会和专业的金融机构进行一些合作,帮助我们的客户获得专业金融机构的融资。但作为我们自身来讲,我们不打算进入到这样一个领域。
郭夏:可以说一个企业向财团的转变是量变到质变的过程,我认为可能未来世界上真正主导经济的是各种各样的财团,如石油财团、建材财团等,包括像我们这个节目叫财经节目,它已经不是一个经济节目,也不是一个产经节目,所以真正占领各行制高点的一定是财经。
 

      宋志平:我在给国资委领导汇报的时候讲过,中国建材未来的方向是财团化,要做像日本三井和伊藤忠那样的财团。中国的企业下一步走向是要财团化,中国的市场很大,所以中国的大企业特别是顶级的企业可能还是要把金融服务和产业服务相结合,包括把制造业、服务业和金融业紧紧地结合起来,这样才能够发挥协同效应。
 

      主持人:你的老朋友,也是市场上的竞争对手宋总,他们打算依托金融服务来打造自己的产业集群,你觉得这对你们来说是一个威胁吗?
Javier Gimeno:建筑行业中有各种各样的角色,有建材供应商、房地产开发商、施工者、当地政府、最终客户等。圣戈班在欧洲、亚洲和中国推行的就是为客户提供整合解决方案,这些事情已经非常繁杂了,如果我们真要做金融服务,当然也可以,但我不认为这是我们能够提供给市场的核心价值,也不是圣戈班真正能胜任的。因为我们既然要做就得做好,我们不是简单地做供应商或是一种角色,我们要在自己的领域中做到最好。
 

      宋志平:他说的其实没错。我过去非常接受欧洲传统老牌企业的想法,但中国社会一日千里,处处是机会,我们在有核心产业群的情况下,可以和一些新兴产业进行跨界联合,实现跨界经营。
谭顺辉:一个企业走财团化发展道路还是走专业化发展道路,都要依据各自的国情和企业实际情况来选择,不是说哪个企业就很有希望,哪个企业就没有希望。归根到底,制造业服务化不能离开最根本的东西,就是企业的核心技术和关键本领,这是我们现阶段最值得和最应该做的。

      宋志平:我觉得能不能从制造业转向制造服务业,和企业领导人的战略是有关系的。所以在现在这样一个时间点,企业从制造业转向制造服务业应该是一个历史的必然。中国制造业经过改革开放30多年的发展,现在基本上都过剩了,我们怎么能够提质增效,怎么转型升级,无论是作为国家战略、行业战略,还是企业战略,我们都要通过向制造服务业转型来延伸我们的产业链和服务,来提高我们的附加值。所以我觉得对企业家来讲,首先要意识到社会或者说全球的产业在发生一个剧变。什么样的企业应该这样去做呢?我个人觉得绝大多数制造业企业都应该这样去做,大有大的做法,像中国建材、中铁工这样的大型企业,他们在转型的过程中会带来大的变化。但是他们转起来会比较慢,因为船大,所以掉个头很不容易。小企业可以迅速转向,但是效益没那么多。我们国家的制造业目前普遍过剩、恶性竞争,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都应该认认真真去思考转型,而不是说谁更具备条件、谁不具备条件,大家要共同面对这个问题,共同促进整个国家工业的转型。当然哪家企业等到吃不上饭或者明天就破产的时候再来转型,肯定是来不及了。
 

      主持人:临时抱佛脚肯定是行不通。
 

      宋志平:所以我也想跟大家说,我希望我们中国的企业在制造业向制造服务业转型的过程中,一是要把握住这个机遇,二是要跳起来真正去行动。
 

      主持人:谢谢宋志平先生,毫无疑问他是一个看得到机会的人,其实他是《对话》节目的老朋友了,每次来到现场,他给我的印象总是不变的儒雅和平和,但是变化的是他会把自己看到的每一个机会和新的尝试带到现场跟各位一起分享。我想今天大家很容易看到,在他不张扬的外表之下,其实也有着很多张扬的梦想和对未来的想象。我曾经采访过被很多人奉为“企业之神”的杰克韦尔奇先生,他对下一个目标其实也非常推崇,他一直鼓励周边的人,你要勇敢地寻找下一个创新,下一个产品的进步,下一个服务的改善。其实在中国制造业中,当我们走在从制造业转向制造服务业的路上,我们也在期待着更好的下一个究竟会在什么时候出现?让我们一起努力,也一起期待,再一次用掌声谢谢宋志平先生来到《对话》,也谢谢现场每一位朋友。